Consultant

members login

最新

责令其悔过、重新交纳保证金、提出保证人

2020-06-27 22:50

4月7日上午9点半,一辆行驶在大街上的黑色奔驰车进入了交警指挥中心查缉系统的监控报警视线。几分钟后,车在磨子桥被民警挡下。车上走下一名中年男子,民警一眼认出,他就是消失了4个月之久的李伟。

当第二次面对办案民警的质询,李伟却一脸无辜,“我犯了什么事,我的驾照不是已经要回来了吗?”

李伟有所担心,怕遇上骗子,但张华一次次向他作出保证,还好几次带他去茶楼,和“有关领导”谈这个事情。不过每次到了茶楼,他都让自己在外面等,他独自到包间。不久前,张华打电话告诉李伟,驾照已拿到了,不过还要走一些程序,清明节就能拿到手,“我还以为他真的把驾照要回来了,所以才大胆开车出门了。”

2014年12月20日凌晨,李伟与朋友酒足饭饱后开车上路,在九眼桥被挡下。经酒精检测,李伟当时的血液酒精含量为 140mg/ 100ml,属于醉酒驾驶。按照规定,醉驾一律吊销驾照,5年禁驾,且属危害驾驶罪,将被拘役1-6个月,缴纳罚款金。

目前,交警已经通知乐山警方,将张华移交回乐山审理之前的合同诈骗案。

张华的身份经过进一步调查水落石出,他在乐山涉嫌合同诈骗,金额高达40多万元,今年3月被列为网上逃犯,被乐山警方立案追逃。办案民警决定向张华打去电话,称可以取走驾照。过了一会,张华兴高采烈地走进分局,等待他的却是一副手铐。张华低下头,半晌后说“我没有工作,只是想早找点钱花”。

在审讯室里,36岁的李伟道出了实情。酒醒以后,他发现自己的驾照被扣,作为一名知名公司的中层领导的他非常后悔,取保候审期间,他和一帮朋友吃饭聊天,无意中提到此事,一位朋友的朋友自称可通过公安内部的关系,帮他把驾照要回来,也不用拘役了。话语中表现出自己有很广的人脉关系,李伟信以为真。这位名叫张华的中间人提出,要走关系肯定要花钱,向李伟索要了3万元的“打点费”,而后又以不同的借口多次索要费用,前后总共有11万9千元。

这句话乍一听似乎是狡辩,因为李伟的驾照此时还押在交警的手中。办案民警仔细一想,觉得李伟的突然现身,背后一定有缘故。

听李伟一说,交警调查后发现,前期一手经手李伟案件的那个律师就是张华。他先伪装成律师,又伪装成李伟,打电话给交警声称更换了电话号码,而后交警传讯李伟,接电话的人都是张华,试图拿走刑事卷宗的也是他。

4个月前,李伟因醉驾被吊销执照,取保候审后便消失了。4个月后,他竟再开奔驰上街,他满心以为花了12万,朋友已把驾照“要”了回来。

办案民警说,依据行政处罚的告知程序,在吊销李伟驾照前,他应该到交警部门签署一份告知书。“我每星期都会给李伟打电话,但他一推再推。不仅更改电话号码,需要亲自签字的法律文书也叫律师前往交警分局代签,但他拿不出任何律师的相关证照,所以我们没有让他拿回。”

后来,因李伟符合取保候审条件,他在缴纳了2万9千元的保证金后,当日便自行离去,但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按照规定,李伟在取保候审的条件下,应该听从交警传讯,随传随到,但无论传讯多少次,他却从来不来分局接受处理。

鉴于李伟拒绝配合调查,2015年3月,交警将李伟名下的两辆车录入查缉系统。

交警一分局经过调查发现,这个人脉广的朋友不仅是骗子,还是个大胆逃犯:为了赚钱,他扮律师、车主,天天和交警们打交道。

至于李伟,交警表示或没收其2万9千元取保候审金,责令其悔过、重新交纳保证金、提出保证人,或变更为监视居住、提请人民检察院予以逮捕。记者李天宇雷远东

网站统计
RSS